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极速快三  

你的位置:极速快三 > 产品中心 >

减租、缓租,成都餐饮人求援“房东们”共渡难关!

发布日期:2022-05-31 12:17    点击次数:116

文 | 职业餐饮网 王春玲

“过去的五一,正当人们放下工作与家人共度休闲时光,享受团聚之乐时,而对于餐饮行当的我们,却度过了一个无比焦虑的五一。”

“一个冰冷冷的事实摆在面前:在成都没有大规模疫情的情况下,我们的顾客却大量消失了,往日的节日营销也失效了……”

昨晚,一封“请援降租书”在成都餐饮圈刷屏,近20位成都头部餐企创始人主动站出来联名发声,呼吁降租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和一般请援书不同,自4月15日起,成都已实现社会面基本清零,并无规模性疫情爆发,而且过去这些品牌的生意也都一直不错,此次发声又为哪般呢?

近20家成都餐企联名发声,呼吁房东降租、缓租!

昨晚,22:02分肥肠粉头部品牌甘食记创始人甘乐在朋友圈转发“降租请援书”;

22:12分,成都火锅代表品牌吼堂联合创始人李小孬在朋友圈转发“降租请援书”;

22:43分,成都小龙虾头部品牌霸王虾袁烨在朋友圈转发“降租请援书”

书亦烧仙草、集渔、九锅一堂、甘食记、霸王虾、吼堂、71号豆汤饭、悦百味、百姓百味、贵仕火锅、贵场火锅、布拉诺、姐的烤肉、煎饼道、卡米拉雷门拉面、王春春鸡汤饭、尽膳口福、南蜀小香猪李小孬卤煮小龙虾·肥肠烤鱼,众多头部品牌恳请降租。

一时间,成都餐饮人恳请降租“请愿书”刷屏。

请愿书大致内容如下:

“过去的五一,在成都没有大的疫情情况下,我们的上帝,我们的顾客大量消失了,人均消费出现了趋势性下滑,往日的节日营销也失效了……

是菜品不够美味?是价格不够公道?是服务不够体贴?……当我们这群已在成都餐饮圈深耕多年、品牌遍布各个品类的创业者们一起拿出数据,走访客户之后,共同分析得出同一结论:由于抗疫的艰巨性、复杂性与长期性,已经严重削弱了消费者在外堂食的意愿。同时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忧虑,消费者越来越捂紧了自己的钱包,不愿意外出堂食……

坦率讲,在之前我们都过于乐观,我们相信能够短时间结束。于是我们扩店、签约、我们加薪、我们拥抱和您一样的合作伙伴。

但现在,我们不得不回到现实,要完成年度计划在现在看来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由于堂食意愿减弱的持续性与长期性,我们将不得不和巨大的成本压力殊死一搏。最重要的,我们不愿在这场战斗中闭店、裁员……

我们真诚渴望您援手,无论是减免租金还是缓交租金,您多给予支持的每一点,对我们都是实实在在的帮助……”。

求援书一出,不仅成都本地,上海,北京,深圳等外地餐饮人也引起了情感共鸣,纷纷转发。

没有大规模疫情,五一过后生意仍然断崖式下滑!

天府之国, 烟火成都,没有一个吃货不爱成都!

可是,曾经这个一年吃掉900亿,餐饮门店数量全国最多的城市,在这个五一生意却遭遇断崖式下滑,黄金周被迫变为青铜周。

要知道,参与本次降租声援的企业都属于成都头部餐企,在全国声名显赫,既有近20年的老炮型餐企,本地川菜翘楚,也有知名小龙虾品牌、新锐品牌中的佼佼者……生意一直都不差,而且相比于本轮疫情中心上海、北京来说,成都并不是此轮疫情的暴风眼。

是不是,多少有点无病呻吟的意思?

事实上,疫情带来的次生灾害是没有客流,更应警惕。

我们拿数据举例:成都是一座旅游城市,旅游是经济主要支柱之一,去年成都全年接待游客2.05亿人次,旅游总收入3085亿元,一直是全国十大热门旅游城市之一。

据去哪儿网发布的《2021五一假期出游报告》平台数据显示:2021年成都旅游创造多个新高:机票预订量较2019年增长超3成,酒店预订量较2019年增长超4成,人均花销达到1713元。

而今年,由于全国疫情形势紧张,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一线城市的人几乎无法出行,它们又是成都外地游客中的主力军,旅游餐饮业几乎腰斩。

也就是说在4、5月份旅游旺季,成都餐饮鲜少有外地顾客吃饭,过去最火的春熙路在五一黄金周期间,生意也骤减了四分之一。

既然外部不给力,那是否可以转“内销”?“你以为我们不想吗?现在本地人相比于过去也不愿意出来堂食了,即使愿意,成都十几万家餐厅去抢客流,咋抢的过嘛?老百姓面对不安的时候,也要攒钱的嘛,外出耍就没那么重要了。”一位成都餐饮老兵为职业餐饮网记者讲述。

据观察,大连锁品牌的日子更难过一些,这个五一黄金周生意都有不同幅度下降,甚至个别品牌出现亏损严重现象。

同样,和几位深圳老板交流,对于恢复堂食已经一个多月的深圳来说,生意都很难再达到2021年同期水平,持续阵痛仍在继续。

从时间窗口来说,即使疫情结束仍然需要很长一段恢复期,以此来恢复消费信心,恢复购买、用餐欲望。

其次,是时候和不合理的成本结构,说动态调整了。

过去,成都被誉为中国餐饮的加盟之都,找寻产品灵感之都,草莽的生存状态也让内部餐饮生态十分内卷。

和全国大多数城市一样,过去为了放加盟,抢顾客,抢人流,对营销、对好地段,成都餐饮人近乎痴狂,疯狂拿钱砸铺。

这也导致了成本结构畸形,过去虽然支付一定占比的房租,因为有客流,有客单,有翻台率,所以一天1万的流水也能支付得起,而现在生意不好,房租的支出没有减少,可是没有了客流,没有了翻台,员工不能砍,只能一天做6000元的时候,利润已经见底,甚至连保本都变成了奢侈,试问又有几家品牌能抗得住呢?

是时候,让成本结构,根据市场动态化调整了。

职业餐饮网小结:

一个餐饮生态的有序、良性发展,是需要在此利益链条上所有物种齐心协力,休戚与共,唇齿相依。

此轮成都头部餐饮企业的发声,可能仅仅是疫情对餐饮次生灾害作用力的开端,恢复堂食的城市,未来也有可能像成都餐饮人一样,面对很长时间没有顾客,没有生意的窘境扼腕叹息。

此刻,我们餐饮人应该警惕疫情所带来的次生灾害,积极自救与呼吁并进,做好长期困难准备,有信心,但并不盲目乐观。

-END-

主编丨陈青 统筹 | 杨阳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

Powered by 极速快三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